股票玩杠杆

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 老友记(祝韩睿佳越来越漂亮)

    佛门捐赠团离开青丘岛后,赵然又转回去和青丘、纳珍继续谈了一天配资公司 混沌诸天中,西方世界、主天界、天庭之间的相互关系,询问了一番大炼师们的生活修行情况,给他们补了纯水和一些灵果,这才关闭大门。

    现在已是六月初了,又是一年的传法季到来,赵然需要立刻动身赶回松藩。路上,他将自己和纳珍、青丘的谈话整理成文字纪要,发给真师堂所有真师,告诉他们,上界的事情,和大家想的真不太一样。

    刚出了妖煞地狱海,赵然就收到一张飞符,飞符是周怀所发,告知他焦坦突然病故,他已经赶过去祭奠。一算日子,已经是半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收到这份飞符的时候,赵然一阵怅惘,回想起当年自己入无极院时的两个扫圊厕友,忍不住黯然神伤。

    两人在无极院苦熬十年,周怀最终下定决心跟了自己,从当年的君山庙做起,如今已是松藩灵蛇院的监院,黄冠境修士,而焦坦则选择了另一条路,考科举。

    这条路,焦坦也走得磕磕绊绊,在赵然的关照下考取了秀才,但之后却连连乡试不第。当时赵然已经人在松藩,忙忙碌碌中确实忘了焦坦,焦坦居然也没有找上门来,就这么耽搁了十年。

    等到赵然从周怀口中知道焦坦科举不顺的时候,已经准备赶赴应天了。当时赵然给焦坦留了一张帖子,让他走布政使周诰的门路。可直到今日,赵然才从周怀这里知道,周怀将帖子转交焦坦后,这张帖子却被焦坦藏了起来,从未出示于人。

    赵然不知道焦坦出于什么原因、什么心态,但他落魄潦倒的一生,确实让赵然很不好受。向周怀问清地点后,云霭百合直飞谷阳县上陇村,找到了焦坦的坟前。

    上了一炷香,敬上水酒三杯,在坟前静坐半晌,赵然才重新启程。有些人,再苦再难也不愿向自己的好友求援,宁愿用一生来维护这点自尊,听上去很可悲,但可悲的背后,也让人忍不住肃然起敬。

    原本赵然对每年的传法季已经有些麻木了,但因着焦坦的故去,又再次认真起来。每多传法一人,就能多让一人入道,不求金丹长命百岁,但求能让人多活十年、二十年,这才是传法的真正意义吧。

    本着这样的认知,隆庆二十一年的传法季,赵然除了为三千名十方丛林道士打入观想图,传授一百余名黄冠圆满者新的功法外,还特地赶去都府,为川省今年乡试中举的二百三十六名读书人打入观想图。

    同时,他将先天功德修行法由道士至大炼师境的每一步心法和自己修行的感悟都正式发表在《君山笔记》上,向天下公布。只要你能修行,只要你的功德支持你一步步晋阶,你就可以一直修到大炼师境!

    当《君山笔记》公布功德经修行法门的那天,大君山上空乌云滚滚,雷电交加,七色琉璃光组成一道完整的彩虹,将整个大君山圈在其中。

    隆庆二十一年十月十八日,江腾鹤于观星台上入虚,成为楼观第三位炼虚修士!

    十一月初一,余致川在**师境上修行十五年后,顺利进入炼师境。他的下一次进阶,预计是在十八年后,一个字,稳健!

    大君山飘起今年第一场雪的时候,赵然见到了阔别多年的白庚,这么多年过去,白庚依旧俊雅,却已过了天命之年,一缕长须在胸前飘扬,不改倜傥本色。

    白庚是这十年被天龙院卡住不让回明的,比成安好一点的是,天龙院不限制他在西夏境内的行动,因此,他着实是走遍了西夏的山山水水,在满足自己的观光兴趣外,也为松藩购入了超过十万牛羊。如今松藩大草原上遍地见牛羊的景象,就是白庚奠定的基础。

    除了购买牛羊,白庚还致力于赎买汉奴,在西夏的二十六、七年间,他总共赎买解救的汉人突破万人。如果白庚修行的是功德法,赵然相信,凭此功德,他早就突破**师了,但眼下的白庚却只是金丹,五十多岁的金丹,感觉不是很妙。

    白庚却没想那么多,在赵然面前兴致很高,滔滔不绝:“我去了西域,见到了沙漠戈壁、天山牧场,还有各个佛国的风土人情,那里的女子太热情,热情得我无法再待下去。我还去了吐蕃高原,爬上了当地人所说的天下一高峰,好家伙,大风差点把我从山顶吹下来,所幸眼疾手快,往冰里打了根铁链子,这才活下来,将来若是有人攀爬,或许能见到我打下去的铁索……

    “不过再好的风景,看得越多就越想家,十年前我就在琢磨着怎么回来。我最早时,打算从西北丝路故道绕行草原,可惜走到一半时,吐谷浑有几个部族叛乱,只能返回兴庆……”

    “三年前有个机会回来的,乌兰大师捐了一批牛羊给边境上的穷苦人家,我藏在牛群里,吊在牛肚子下,呵呵,很有意思。可惜正逢吴化纹反正,带领横山步跋子投了大明,白马监军司进入临战状态,征调所有军辎,我这群牛就被送到军营里去了……”

    “去年初,柔安郡主找了机会,让我悄悄加入一个商队,但临走前被天龙院发现了,因为东方长老亲赴兴庆,提出让我回归大明,深秀大师招我过去相见……”

    “不管怎么样,我终于回来了,此去二十七年,幸不辱命,向卫使交差!”

    白庚谈了很多,有他自己的见闻,也有对佛门内部情况的判断,更有对西夏国政的分析。说到仍是金波会所的成东家时,白庚道:“若无意外,成安已经回不来了,而且他的日子比我难过得多,因为大家似乎都知道了他的身份,只不过谁也没有明说。他现在连兴庆城也出不去。东方长老向天龙院要人,天龙院却说这件事情办不了……”

    最后,赵然问:“还打算去哪里游览么?还想看什么风景?”

    白庚拼命摇头:“不看了,累了,就想找个地方清静清静,好好修行一番,耽误的时间实在不少。”

    赵然点头:“要不,你就加入大君山吧,拜在我大师兄门下,如何?”

    白庚喜道:“那可太好了……哎,对了拜见赵师叔!”

    ps:又是一年即将过去,道友安浅凌越发怀念韩睿佳童鞋,在19年的最后一天,祝韩睿佳越来越漂亮。本章标题祝福,消耗恒翊道祖欠更符箓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