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玩杠杆

第八百五十九章 留你一命!

    两道身影在空中倒射出数百米,遥遥相望!

    秦牧嘴角微微扬起,克里家族族长的力量变强了,看来之前的一拳只是试探,现在才是动了真格的。

    克里家族的族长眼底有血红色的光芒在萦绕,看向秦牧的眼神种满了阴戾,秦牧的力量令他震惊。

    “你的**力量很不错!”对方淡淡的说道。

    秦牧嘴角微扬,“你的也很不错!”

    克里家族的族长阴冷的笑了笑,然后身影一闪,竟是出现在秦牧头顶,然后抬脚狠狠地踩了下来....整个虚空都在轰鸣,就像是有一座大山从天而降。

    虽然只是一脚之威,但是地面的建筑被震得倒塌,裂痕蔓延。

    秦牧眼睛微微眯起,真是够狂妄的。想要如蝼蚁般踩死自己吗?冷冷一下,拳头之上紫芒涌动,然后猛地朝着上空一拳轰出。

    一团紫光从拳头上迸发而出,瞬间化方桌大小,正中克里家族族长的脚,轰的一声,风暴席卷蔓延,整个虚空都扭曲了起来。

    克里家族的族长吗,闷哼一声,整个人都被这可怕的力量掀翻了出去,停留在数百里开外,整条右腿都在瑟瑟颤抖,他猛地看向秦牧,但是下一秒眼神狠狠地收缩起来,因为秦牧消失不见了。

    “在这呢!”

    秦牧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克里家族的族长猛地抬头望去,却见秦牧一脚踩落下来,整个右脚被紫芒包裹,像是一团紫色的焰火砸落下来。

    克里家族的族长怒吼一声,周身内息涌动,然后一拳朝着秦牧的脚底轰了上去。

    轰的一声,整个虚空都扭曲的不成样子,可怕的风暴涟漪不断在空中翻滚。

    噗...!

    克里家族的族长脸色猛地涨红,张嘴喷出一口刺眼的血液,整个人从高空砸落下来,生生将地面砸出一个直径超过十几米的大坑。

    “族长......”

    克里家族的人惊悚的大喊。

    秦牧嘴角微扬,想要踩死他?就得接受被他踩死的命运。当然,克里家族的族长**之力强横无比,不会这么轻易死的。

    果然,地面一声炸响,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克里家族的族长只是嘴角沾染了鲜血,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秦牧嘴角微微扬起,现在才是真正的战斗开始。就在这时,秦牧周围的空气突然暴动,下一秒一直可怕的巨手出现,巨手乃是由内息所化,一把将秦牧攥住,那恐怖的绞杀力,像是要将他捏爆,又或者想要将他撕成碎片!

    克里家族族长那双阴翳的眼睛充满了杀机,张开的手掌正在慢慢收缩,那只可怕的巨手也在慢慢收缩。修为到了他们这一步,根本已经不再需要什么武技了,随便一招都是强大的武技。

    “给我死!”克里家族的族长一声怒吼,声音如风暴席卷而出,五指猛地握紧,轰的一声,握住秦牧的巨手直接爆开,扩散的内息如厚重的云层在翻滚。

    地面,克里家族的人皆是脸色一喜,秦牧并未挣脱出来,这一招就算杀不了他也足以重伤他。

    克里家族的族长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笑容,看来是对自己这一招很有自信。

    “你在笑什么?”突然间,风暴中传来秦牧戏虐的声音。

    克里家族的族长目光狠狠地一凝。下面克里家族的成员皆是目瞪口呆。

    只见秦牧一步一步从席卷的风暴中走了出来,甚至连头发都没乱....他竟然没事。

    “你竟然没事?”克里家族的族长语气中充满了意外。

    秦牧淡笑道:“仅仅凭借这一招就像杀我活着重创我,那我还有什么资格说杀你或者废了你呢?”

    “嚣张的人总是活不长。”克里家族的族长冷冷的说道。

    秦牧笑道:“那倒奇怪了,我一直活得好好地,死的都是敌人。”

    克里家族的族长冷哼一声,看得出来他不是一个嘴皮子利索的人,周身内息席卷,眼底血色红光蔓延,然后疯狂朝着秦牧扑杀过来。

    秦牧嘴角微扬,整个人化作流光,正面迎了上去。

    砰砰....!

    刹那间,两道身影交织,战作一团,整个空中不断的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虚空不断的在扭曲...下面的人几乎连两人的影子都捕捉不到。

    “此人到底是谁?”有人震惊秦牧的实力,担忧的问道。

    “不管是谁,都不可能是族长的对手。”

    其他人沉默不语,看来此话并不相信....之前他们的族长可是被从半空打落,地面的大坑依旧在,触目惊心。

    轰轰.....!

    空中的战斗依然在继续,只见一道紫光和一道白光不断的在疯狂碰撞!

    轰...!

    可怕的风暴席卷开来,一道身影爆射出去,血洒半空。

    “族长.......”

    下面的克里家族弟子满脸惊悚,因为受伤倒射出去的是他们的族长。

    克里家族的族长胸腔都塌陷了下去,嘴里涌着血沫子,惊悚的看着秦牧。

    秦牧活动了一下身子,骨骼噼里啪啦作响,整个人的气息不断在飙升,抬眸看向对方,笑道:“多谢!”

    克里家族的族长目光微微一凝,突然间脸色变得着实难看,“你在用我稳固根基?”

    秦牧笑着微微点头,道:“没错,我刚刚突破,根基不稳,正需要你这样的强者对战...多谢!”

    克里家族的族长脸色阴沉,但是突然间一声苦笑,道:“看来今晚我得栽在这里了。”根基不稳的情况下他都不是秦牧的对手,现在对方根基稳固,他又身受重伤,更加不是对方的对手了。

    “来吧!”克里家族的族长苦笑了几声,但是眼神坚定,周身内息席卷。

    秦牧微怔,道:“这一次,恐怕就是你的死期!”

    “我还有的选择吗?我克里家族的弟子就在下面,我是他们最后的保障。”

    “你错了,我今晚来并非要灭了你克里家族,只是杀你一人而已。”

    对方微怔,道:“我很好奇,你为何会找上我?”

    “受人之托。”秦牧道。

    库里家族的族长再次苦笑,道:“这恐怕是最悲哀的事情,连死都不知道死在谁的手里?”

    秦牧笑了笑。

    “来吧,若是我死能换了克里家族其他人的安全,我死又何妨?”

    “你是个人物!”秦牧笑道。轰....!

    克里家族的族长周身内息翻滚,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周围数百米都化作内息的海洋,然后嘶吼一声,双手猛拍,内息海洋席卷,如江海决堤,直接朝着秦牧席卷了过来。

    秦牧叹口气,周身神力席卷,身前凝聚出一只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横推而出。

    轰的一声!内息海洋竟是被秦牧的巨掌生生撕裂,然后重重的拍在克里家族族长的身上。

    噗...克里家族的族长浑身骨折筋断,嘴里大口涌出血沫子,整个人从空中坠落下去...秦牧抬手,数道紫芒暴射而出,直接没入对方的身体。

    嘭的一声,泥土蹦飞起数十米,克里家族的族长再次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坑。

    “族长......”

    克里家族的人红着眼睛嘶吼着冲过来。

    秦牧从半空落下,出现在坑边上....克里家族的人脚步一滞,一个个怨恨的看着秦牧,但是却不敢过来。

    “咳咳......”克里家族的族长挣扎翻个身,嘴里随着咳嗽涌着血沫子。

    “你说过不伤我克里家族的人?”克里家族族长艰难的说道。

    “对,我说过!”

    克里家族族长笑了,道:“多谢!”

    秦牧微微颔首。

    “动手吧!”克里家族族长笑着说道。

    秦牧道:“我突然间不想杀你了,打算留你一命!”

    “嗯?”对方微怔,诧异的看着秦牧。

    秦牧笑道:“别这样看着我,你算个人物,修为至此不容易......好好养伤吧!”

    “我貌似能猜到委托你的人是谁了。”克里家族的族长幽幽的说道。

    “嗯?”秦牧诧异。

    “是艾曼家族,对吗?”

    秦牧神色微变,甚至连眨眼的频率都没有改变。

    “你可以不承认,但是没关系......矿脉我会让给艾曼家族的。”

    秦牧神色微变,淡漠道:“告辞!”

    话落,身影一闪直接从原地消失,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在天际。

    “族长......”

    克里家族的人这才涌过来。

    “我没事....我现在说的话你们都记住。第一,矿脉我们不要了,让给艾曼家族。第二,我会闭关百年。第三,我闭关的时候一切事宜由大长老主持!”

    克里家族族长说完,看向秦牧离开的方向。他的伤没有百年根本无法治愈,关键是对方在他身体中留下了几道力量,极为霸道。

    .........

    秦牧回到了艾曼家族,此时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克里家族的族长修为当真不错,若非是他,自己的根基根本无法稳固。

    想来克里家族昨夜的大战,很快便会传遍整个北仙域吧?

    秦牧收敛心思,今晚的战斗让他又有感悟,将诸多烦心事抛之脑后,然后盘坐下来专心修炼。

    秦牧感觉自己刚进入修炼,但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了。他从楼上下来,看到奇卡已经到了,奇卡和布鲁尔不知道在兴奋的讨论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