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玩杠杆

418 除去周栋不为猪

    一个优秀的文字工作者会为‘吃货’准确划分阶层,顶级吃货就是四位老爷子、蔡重九、毒龙王那类的,一个个都是高高在上的美食家,吃顿饭都是七个不忿八个不满意的,这种就是吃货中的毒舌美食家,厨师们当面恭敬、背后骂娘。

    中层吃货就是龙大神代表的广大普通食客,随着‘吃历’增加,他们已经可以渐渐分辨出美食与一般食物、垃圾食物的不同,渐渐开始变得有所追求,可要成为顶级的毒舌美食家,那还得看天赋,要是没有一条天生灵敏的舌头,那基本是终身无望。这类吃货就是吃货中的基石,也是好厨师得以扬名立万的核心顾客。

    而最最下层的吃货就是类似商青雄这样的‘饭桶’了,这类人往往天赋异禀能吃常人所不能吃,且食量惊人,

    如果到了神级吃货的层次,那简直就是厨师眼中的小可爱。试想要是所有食客都是这样的饭桶,厨师的日子得有多爽?只叹这类人可遇不可求,若非有大机缘,那是极难撞见的。

    周栋万万想不到自己竟有幸遇到了神级吃货,而且看意思还是雌雄一对儿,男的英武、女的靓丽,都是吃多了也不会胖的牛掰类型,这让他心情极好。只可惜这样的吃货太少了,要是在楚都也有个十对八对,别的不说,胖子和苏氏兄弟将会变得更加有信心!

    “我会先回金城军·区一趟,交代完手上的事情,就要去京都了。

    周主厨啊,现在我有些开始明白,爷爷和父亲为什么会如此看重你了,一听说你坐的飞机出了意外,就立刻调我来参与搜救,这在爷爷和父亲都是破天荒的事情,简直都有些‘擅权’的嫌疑......”

    军·舰乘风破浪,渐渐驶入了华夏海域。

    分别在即,商青雄还真是有些舍不得,他是饭桶可不是傻子,虽然在吃上从不要求,却也知道周栋调理的烤肉比狗屎要好吃太多,这一点甄别能力他还是有的。

    “呵呵,你明白什么了?”

    回头看了一眼正站在船舷旁聊得十分投机的程钰琪和若馨,周栋感觉自己跟商青雄的关系似乎也亲近了许多。

    整明白了商青雄的身份后周栋心中也是暗暗吃惊,不过很快就发现越是这种大世家出来的子弟,就越是没有什么架子,交流起来毫无障碍;反倒是一些不大不小的有钱人家或者官·家的子弟,动不动就是一副牛掰的样子,例如之前遇到的那个范明仁,跟商青雄一比其实什么也不算,在厨子堆里混出一点场面还真当自己是大亨了。

    “都说民以食为天,食是什么?最普通的食是生存需要,更高一等的就是生活需要,如果到了爷爷和父亲他们这种层次,那恐怕就是生命需要了......”

    商青雄嘿嘿一笑:“根本我掌握的资料,你很牛掰啊?曾经用一碗粥为一名百岁老人延寿几十天,创造了医学奇迹。”

    周栋这次没接话,商青雄的话让他想到了历史上很多牛掰的帝王,年青时无不英明神武,可到了老年却都想着求医问药;徐福、还有围绕在嘉靖皇帝身旁的那些‘仙长’们,似乎名声都不怎么好?

    像是看出了他心中顾虑,商青雄重重拍了下他的肩膀:“知道你在想什么,要我说你就不用多想。

    你是个厨子,让人吃好吃饱就是你的本职工作,可不比历史上那些会骗人的牛鼻子。

    何况我爷爷也不是你担心的那种人,老人家年龄大了,不过是想多留几年有用之身,却绝对不是历史上那些昏聩的家伙可比,他老人家心里放不下的是多灾多难的华夏,可不是为了自己......”

    周栋点点头:“我明白,小老百姓也会看的。”

    “会看就好。对了,听说你还答应了仓燕山,说是在关键时刻会帮他和凌镇风一把?”

    “那是朋友之义。”

    “好一个朋友之义......我的周主厨,你就这么反感一个官身吗?

    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厨师挤破了头都想成为一名‘厨官’?”

    见周栋笑着不说话,商青雄摇摇头道:“算了算了,毕竟人各有志。

    其实说实话,你要真是看重这些,我反倒会看不起你了,咱们也就成不了朋友,现在我看你这个人倒是可以交一交。”

    “交朋友?我交朋友要求很高的......”

    “哎,你什么意思你?不要以为让我饱餐了一顿美食就了不起了,你对朋友要求高,我商青雄对朋友的要求啥时候放低过?

    你丫的,我就不该认识你!

    本来我对吃的东西是最不挑的,在哪里都是混个肚子圆就好,可是吃过你的野猪肉后却感觉以后都没法儿吃猪肉了!

    这不行啊老周,一周后我回京都,你可得过来,反正你都是答应过仓燕山的,算算时间可也差不多了。”

    “我也没说死啊,当初仓老哥也只是说如果遇到难处才会要我帮忙的,这算什么约定?”

    “你放心,我要是说他有难处,他就一定会有难处。”

    周栋:“......”

    “就这么说定了!”商青雄大手一挥,不容周栋再推却。

    开什么玩笑,很多人都认为他青少吃东西从来不挑,是个最没‘品流’的饭桶,其实全世界都误解了他!

    他不是分不出好坏,是懒得分!

    就说京都圈子里的那帮名厨吧,这个菜系那个菜系的,手艺虽说不错,却也没能令他如何惊艳,用最上等的材料做出上等的美食很牛叉吗?他认为这最多也就算是过了及格线。

    既然谈不上惊艳,也就没必要痴迷,更何况他在军·中发展,尚简节约总归没错,这就是他多年竖立的人设!

    可这顿烤猪肉却是真的惊艳了他,虽说不都是周栋亲自烤制的,对京都撸串文化颇有了解的商青雄却清楚知道,烤肉好不好吃,看得还是前期的腌渍手法,六百斤的老野猪能生生让他吃出烤乳猪的感觉来,这位周主厨绝对是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

    吃过这样的美食他能不继续想?他是很饭桶,可不是大傻子!

    现在商青雄都有些发愁,俗话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周栋不为猪’,这等回到军·区后日子可怎么过啊?弄不好会因此影响胃口,‘神级饭桶’的鼎鼎大名都要丢了!

    什么就说定了,这家伙死乞白赖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商家的子弟啊?

    周栋不觉摇头苦笑,九州鼎食这边可还有一摊子事呢,哪能说丢就丢?不过当初他还真是答应过仓燕山和凌镇风,还真是不好反悔。

    想了想道:“再说吧,我已经答应了仓老哥,新酿的‘玉壶春’要匀给他一些用在那场国·宴上,现在这酒距离出窖还得几天呢......”

    “你刚才说什么?

    玉壶春!”

    商青雄一听,顿时两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