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玩杠杆

第734章 你不想努力了?

    郭兴旺这切口顺溜得让徐拙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甚至怀疑,这货私下里是不是在徽州做了什么兼职。

    不过他这长相……

    真要做兼职的话,也得找个审美奇特的阿姨才行。

    因为郭兴旺长得既不帅,也不壮,而且那瘦长的脸型配着他那滴溜溜乱转的眼睛,给人一种贼眉鼠眼的感觉。

    不太符合阿姨们对年轻小伙子的审美标准。

    闲着没事,徐拙顺着他郭兴旺的话聊了下去。

    “男的女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郭兴旺嘿嘿一笑:“当然有了,这么说吧,能让我少奋斗十年,年龄就不是问题;能让我少奋斗二十年,性别也不是问题……”

    “那三十年呢?物种不是问题?”

    郭兴旺摆摆手:“三十年是人数不是问题,四十年才是物种不是问题呢……徐拙,你可别多想啊,这都是从网上看到的,我才不会做那么没品的事儿呢。”

    “你这话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郭兴旺把座位放倒,躺在副驾上笑着说道:“我倒是想少奋斗几十年来着,但是长相不行,要是有你这长相,我天天在那些女子会所门口等着,见人就说‘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绝对能钓一大群金主……”

    徐拙笑笑:“你就不怕阿姨给你用富婆刷刷乐?”

    “这个……机遇与风险共存嘛。”

    两人说说笑笑来到徐家酒楼,这会儿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店里没啥客人。

    徐拙进门就吵着饿:“有啥吃的赶紧给我端过来一些,饿坏我了。”

    他也没上楼去包房,直接带着郭兴旺坐在了大厅一个靠窗的位置。

    郭兴旺对徐家酒楼挺好奇的,拿着手机四处拍着。

    甚至还想去徐家酒楼的后厨去看看。

    不过这会儿后厨都在备菜,没啥好看的。

    很快,就有服务员过来上菜。

    一盘卤味拼盘,一盘蒜泥蒸菜,还有一份小酥肉和一份凉拌三叶香。

    来的时候徐拙没打电话,所以后厨只弄了这几样菜出来。

    卤味和蒸菜都是现成的,小酥肉一直在蒸柜里温着,只有三叶香是现做的。

    所谓的三叶香,其实就是芹菜苗,长到三片叶子的时候就收获,因为吃起来有种特殊的香味儿,所以被称之为三叶香。

    这是一种很娇气的蔬菜,需要现吃现做。

    因为凉拌后时间稍微一长,三叶香就会脱水变软,没了那种鲜嫩的口感。

    郭兴旺用筷子夹了块酥肉尝了尝,笑着说道:“这酥肉做得不错,炸得刚刚好,蒸得也很透,你家这酒楼的饭菜,不比望月楼差多少。”

    他很好奇,味道这么好的店为什么不开分店。

    要换做别人,怕是早就以中原省城为中心把一个个直营店加盟店开起来,然后在往周边的县市辐射。

    这是餐饮业的发展趋势。

    也是短时间内能积累大量财富的方法。

    但是徐家酒楼既不搞加盟也不开分店,真是个异类。

    不过这是人家徐拙家的事儿,郭兴旺一个外人不好问那么多,他夸了两句菜品的味道之后,就聊起了上次徐拙参加的那个徽菜大赛。

    “你不知道,从你退赛之后,配资公司 让你回去的呼声就一直没断过,哪怕进入决赛了,还有人称你才是无冕之王呢。”

    这话让徐拙心里很虚。

    他可不是什么无冕之王,当时要是再不退赛的话,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厨神人设可就坍塌了。

    “我那只是玩玩,会的菜也不多,综合能力肯定跟那些徽菜师傅比不了的。”

    郭兴旺捏着一块鸡翅正啃得有劲儿呢,听了徐拙这话,顿时满脸都是佩服。

    “在徽州时候谦虚就谦虚呗,毕竟对你来说那是外地,现在在自己家也这么谦虚,怪不得我二爷夸你有君子之风呢,确实比较谦逊。”

    郭兴旺的爷爷跟郭树英是亲兄弟,郭树英在家里行二,郭兴旺喊他为二爷。

    不过郭树英本事大,整个家族的人都围着他转,所以郭兴旺在徽州的时候都是直接喊爷爷,而不是喊二爷。

    因为这样显得亲嘛。

    有些地方的宗族观念很有意思,关系亲密的时候,喊长辈或者喊亲戚,就不带上诸如“表”或者“堂”之类的称呼。

    相反,要是关系疏远,喊的时候就会带上。

    前几年,徐拙跟着陈桂芳和徐文海去姥姥家走亲戚,一个表舅家的孩子喊徐文海为表姑父。

    然后被他妈打了一巴掌,骂他嘴笨不会说话。

    但是别的表亲戚,孩子喊的时候,他妈就一声不吭。

    原因就是徐家有钱,得显得亲密一些。

    不过等徐拙上大学之后,他就很少跟着父母走亲戚了,逢年过节都是徐文海和陈桂芳去走动。

    因为那时候他沉迷游戏,别说走亲戚了,连屋门都不愿出来。

    而现在,他虽然不沉迷游戏了,但也整天忙得脚不离地,也没什么走亲戚的时间。

    毕竟有四合院和京城的酒楼在头顶压着呢,可不敢偷懒。

    郭兴旺在高铁上也没吃什么饭,徐拙也饿了大半天,四道分量很足的菜居然不够吃。

    徐拙又去厨房,从蒸柜中端了几个排骨和鸡块的扣碗,然后一人盛了一大碗米饭,就这么吃了起来。

    快吃饱的时候,门口进来几个顾客。

    徐拙无意中瞟了一眼,突然发现带头的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有点面熟。

    不过一时半会儿有点想不起来。

    “秀芬,他们家的饭菜真好吃吗?咋就没个人呢?”

    “这个点儿会有什么人?服务员,把你们的菜单拿过来一下。”

    秀芬?

    徐拙扭脸又看了一眼,这才把对面的女人,跟心中的那个形象给对上了。

    这女人,不就是上次被崔勇讹了几万块钱的那个富婆骆秀芬嘛。

    “看啥呢徐拙?熟人?”

    徐拙低头小声说道:“你刚不是说找富婆嘛?那女的就是。”

    郭兴旺扭脸瞅了一眼。

    然后深吸一口气,放下了筷子。

    “胃里有点顶,你容我缓缓……”

    “你不是说……你不想努力了嘛?”

    “不不不,我突然觉得,年轻人嘛,就得奋力拼搏,用汗水来浇灌幸福之花,不过……”

    郭兴旺话锋一转,压低嗓门问道:“徐拙,她……她真是个富婆?”

    ————————

    发这么早,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求一张月票,可以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