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玩杠杆

141 到底有没有

    {现实世界}

    见宝光浮现的神龛陡然一黯,林玨停住脚步双手合什,嘀咕道:“罪过、罪过……”

    细川幽雪几女见状,忙有样学样,朝神龛方向拜了几拜。

    随后一行人出了神社,在斜阳映照下,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细川幽雪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尽情舒展着美好的身段;不少路人纷纷侧目,看得都呆了眼。

    高坂直美也做了几下剑道练习前的伸展动作:“奇怪,怎么有种完全放松下来的感觉?”

    “一点也不奇怪,这根本就是神社的建造布局形成的心理影响。”林玨撇嘴道。

    “心理影响?”

    “对啊,除了我们这群怪人来神社纯粹为了参观,其他人来神社这边,更多的还是以拜神为目的。”林玨这番话令身旁几女若有所思,“而想要求神拜佛的那类人,心情能好吗?可等他拜完神出来,心情突然舒畅了,肯定就会觉得这神社挺灵啊!”

    “原来如此……”

    细川幽雪几女纷纷流露出恍然而悟的表情。

    等林玨一行走到停车的地方,安田广征和他的手下从后面追上来:“林大师!”

    “还有事?”林玨有点不耐烦道。

    “呃呃,刚才的诊疗费多少啊?”安田广征本来想聊其他的事,但见林玨的态度,不得不临时说到了钱份上。

    林玨闻言一摆手:“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就当我交了你这个朋友。”说着,他就打算上车。

    站在侧面、离林玨很近的安田广征当即微微欠身,以鞠躬的姿势略略挡住了林玨上车的最佳走位:“既然我们是朋友,那能不能换个地方,坐下来喝一杯?”

    林玨看了眼细川幽雪,见她不置可否,这才道:“不用喝一杯,有什么事上车聊吧!”

    “谢谢、谢谢!”安田连连浅鞠躬,其间还转向细川幽雪,鞠了个大躬:“谢谢大小姐!”

    细川幽雪嘴角扯了扯,偏头对南乡优子道:“老师,你暂时坐横口他们的车吧!”

    “嗨!”

    于是安田上了细川幽雪的房车,而手下则开着安田的车跟在了细川家的车队后面。

    房车依旧是老配置,一位司机兼保镖,副驾坐俩保镖,剩下就是后车厢里,林玨和细川幽雪她们仨,以及安田广征了。

    接过细川幽雪递来的橙汁呡了一口,林玨道:“安田桑,有事直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

    安田看似不经意地瞄了眼橙汁,直截了当道:“是这样的,之前神官在探究浅田发疯缘由的时候,拿出来一个类似跑表的测试仪,那玩意相当古怪,靠近我还有我手下的时候指针只是颤动,但一靠近浅田,指针就开始像雨刷那样摆动……”

    这番话一出,细川幽雪高坂马场仨女全都瞪大了眼睛。

    “还有这样的事?!”

    “啪!”

    细川幽雪刚惊诧出口,光洁的额头就被林玨拍了一下。

    “哇呀~~师父,你干嘛打人家啦?”细川幽雪揉着额头嘟着嘴目光可怜兮兮地看着林玨。

    “你觉得呢?我为什么打你?还是说安田刚才说的,你都信了?”

    细川幽雪一愣,旋又看向高坂直美和马场真绫,见她俩也有傻眼的迹象,就忍不住道:“直美她们也信了安田桑的话,我为什么不能信?”

    “你是我徒弟,不可人云亦云随波逐流,你得有点自己的判断,要不然她们拉肚子,你也跟着拉肚子啊?”

    细川幽雪语塞。

    马场真绫却忍不住道:“那安田先生的话是编出来的吗?”

    林玨斜了马场一眼,接着望向安田广征:“安田桑,我相信你看到的检查过程跟你刚才描述的基本一致,同时也知道你在担心浅田真遇见鬼了,但这种事情其实都是障眼法而已……”

    “障眼法?”安田有点傻眼。

    “很简单,找人定制一个像跑表的仪器,在它的背面设置特殊的接触按钮,然后神官拿着,问安田你,谁发疯谁见鬼了?你肯定会指谁谁谁,比如你指我,神官就会拿着仪器先接近细川,再接近安田你,但仪器上的指针不会有大反应,最后再接近我这个见鬼的家伙,你们说,指针会有什么反应?”

    话到这个份上,众人纷纷醒悟,细川幽雪更是一脸不屑道:“原来尽是一帮装神弄鬼的家伙啊!”

    “这倒解释得通……”安田微微颔首,眉宇间的愁色去了一大半,“不过……”

    “还有问题就直说。”林玨不耐道。

    “林大师,我想请教一下,这世上真有鬼吗?”安田说这话的同时,目光灼灼地盯着林玨的表情。

    林玨一脸从容地又呡了口橙汁:“安田桑,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还是说浅田在发疯前跟你说了什么?又或者她向你证明了什么?”

    安田不禁苦笑起来,接着再不愿吭声,一路沉默到车队停在水涟庄院大门口。

    下了房车,见安田落寞地走向他自己的车,林玨突然叫住了他:“安田桑……”

    安田霍然住脚转身:“还有什么指教吗大师?”

    “你身上有容易嘛?”

    “容器?”安田不太明白林玨的话意。

    “就是玉……算了,还是我看我身上……”言语间,林玨在衣服内兜里掏摸一阵,总算从识海里的赫拉迪克方块里翻出来一块四分之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油地”翡翠边角料,利用反向[心灵传动],把料子拿了出来。

    由于边角料不太规整,林玨索性用指甲在上面划了几下,边角料上顿时掉落下数块翡翠屑。

    亲眼目睹边角料变为平整的翡翠牌,安田目瞪口呆:“这、这这……”

    林玨却懒得解释什么,直接悄然固化了一次[心灵传动]在翡翠牌子里:“这小玩意你拿着,如果真遇到脏东西,它能保你一次。”

    安田动作木讷地接过翡翠牌,待翡翠那丝凉意侵入掌心,他才回过神惊叫起来:“啊啊~~不是吧大师,真有脏东西?”

    “谁说得准呢!”林玨冲他诡秘一笑,转身往庄院大门内走去。

    .

    ps:书若幼苗,望各路看官点击后大力【收藏】【推荐】,三百六十一度打滚拜托了!

    ps:如果觉得书还能入眼,大哥大姐们请【收藏】【收藏】【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