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玩杠杆

364 开始出货

    “不是,你别急着挂电话!”

    张浩明知道王泉的尿性,赶紧喊了一句,随后电话里呼呼啦啦一阵嘈杂声,似乎是翻阅文件时的声音。

    “就算是出货,你也得说个价位吧?咱们是跟着最新价格走还是怎么样?”

    张浩明这句话提醒了王泉,是啊,按照哪个价位出货呢?

    如果紧跟市场价,就会比三汇的价位还高一些,能出是能出,但出货量绝对不会太大,短时间内也出不了多少货。

    跟着三汇的价位出?

    犹豫了一下,王泉这才说道:“铜锣那一批货,全部紧跟三汇的价格,咱们在东北买的货先不用管,看看具体情况后再做决定,你跟老李也说一声。记住,别去冻品群里发信息,先配资开户 自己的客户,自己的客户出不完再去冻品群里吆喝。”

    跟张浩明商量好,又在通讯录里翻找出杨瑞的电话。

    “我这里有一批铜锣的分割产品,肉类骨类都有,都是紧俏货,你能不能卖?”

    上次杨瑞打电话的时候就说过要货的事情,王泉让他等消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还以为没戏了,突然接到电话,听到这句话,都没敢多想,欣喜道:“能卖,都有啥产品啊,价位咋样?”

    “带皮五花、精修后腿肉、肋排、带筋猪蹄、棒骨、中尾。价格给你便宜点,你看看你能要多少。”

    每听到一种产品,杨瑞眼中就是一亮,直到最后,眼中燃烧着熊熊火光,激动道:“这些我都能要,王哥,货在哪里?你给我个实在价,我多拉一点。”

    林东带着张舒和苗苗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陈福林。王泉瞥了他们一眼,说道:“我刚才说的这几样,每一样都有一百多吨,货在临易。你先统计一下你需要多少,等会给我回个信,我再看价格能不能给你优惠。”

    挂断电话,王泉给陈福林招手,等他走过来,指着纸上记录的这几样产品说道:“看看你们家能卖什么,要多少,找张纸写下来。”

    陈福林没有急着写数量,笑着问道:“价位怎么说?”

    王泉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先问问你爸能要多少,你多耽误十分钟,价格就有可能上涨。”

    王泉这句话,点到了陈福林的痛处,脸色一变,不再说话,拿起这张纸就走了出去。

    或许是张浩明跟李宏说过了,李宏把铜锣那批货的样品图片全部发送到微信群里,每一种产品都有不同角度的图片,顺带的还把每样产品的具体库存数量发了出来。

    带皮五花肉:180吨。精修后腿肉:120吨。肋排:120吨。带筋猪蹄:100吨。棒骨:150吨。中尾:100吨。冻品猪肝:50吨。冻品猪肚:40吨。精品大肠:50吨。

    仔细看了一遍,王泉对着电话说道:“把订单数量发出来,以免货量不足闹误会。”

    放下电话,看向张舒和苗苗说道:“你俩看着东哥的电话,注意统计好订单。”

    话音刚落,陈福林一脸喜色的走进来,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支笔,刷刷写下几个数字。

    “五花30吨,带筋猪蹄20吨,棒骨20吨,中尾5吨,精修后腿肉10吨。”

    写完之后,笑吟吟的看着王泉问道:“价位怎么说?今天晚上能出货不?”

    王泉看着他写下的数据点头,“按照之前三汇的出货价出货,这一批货全部都是铜锣的,质量绝对过关。对了,冻品猪肝、猪肚和精品大肠你要不要?”

    之前三汇的价格?

    陈福林先是一愣,随后想起,现在的市场行情价已然比三汇的价格还要高,喜笑颜开道:“要。”

    趁着陈福林再次出去打电话的时候,王泉也是把这种产品的价位一一标注出来,递给张舒,方便她们算账。

    陈福林还没回来,杨瑞的电话就回了过来。

    “王哥,你记一下数量。”

    “五花给我来二十吨,肋排中尾猪蹄每样来十吨,棒骨三十吨,能给个啥样的优惠价呀?”

    王泉记下数量,“等着,我把价位发给你,绝对比市场行情价便宜。”

    把标注好的产品价位拍下来,发给杨瑞,不到一分钟,杨瑞就回过来消息,问王泉啥时候能发货,要不要给他先打一部分订金过来。

    “明天你直接去临易提货,到时候货款直接结清就行了。”

    “好的,谢谢王哥。”

    陈福林刚走进来,林秋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一脸兴奋的看着王泉和林东问道:“要出货了?”

    这一批冻品里面,有自己的份额,虽然不多,却也能增加收入。

    看到陈福林跟王泉报货,林秋没再多说,径直走到张舒身边,看到上面的标注的价位,瞬间就乐了。

    这价位,啧啧……

    此时的冻品群里,依旧热火朝天,但凡有人发出卖货信息,瞬间就有几十个人私聊。八点钟之后,再也没有有关三汇的出货信息了,这种迹象再次印证了专业人士的猜想,也更深一步的刺激了人们的囤货野望。

    根据客户的需求,王泉针对性的给客户发送信息,几乎每个客户都有报单,只是数量大小不同而已。

    八点半,老秦过来通知饭菜准备好了,林秋和陈福林两人主动跟着老秦去端饭菜。

    “五花没了,棒骨没了,肋排也没了,副产品全部清空。精修后腿肉还有50吨,中尾还有30吨。”

    张舒适时出声,提醒着林东和王泉。

    王泉把这个信息发到群里,又问道:“看看有没有忽略的客户,能卖中尾和精修后腿肉的。”

    几乎是瞬间,两人的信息都回了过来,没有了。

    长出一口气,王泉笑着说道:“还可以,两个小时不到,铜锣这批货的大部分都出手了,剩下这点让老张去群里吆喝吆喝。”

    林秋他俩很快就端着饭菜回来了,看到几人都不那么忙了,就伸头去看张舒统计的数据,看到大部分都出完了,眼中喜色更浓。

    “出一批铜锣精品中尾和精修后腿肉,有看上的老板私聊。”

    每个行业群内,都隐藏着各个公司的业务人员,平时潜水观察动态,关键时刻还能在群里卖货。看到张浩明这条信息,好多人都愣住了。

    铜锣也开始出货了?这是什么节奏?

    张浩明所在的群里就有铜锣的业务人员潜伏,看到这一条信息,瞬间就迷了,这是啥情况?自己没接到出货通知啊!

    茫然的同时,也有人手快,直接点开张浩明的头像,开始私聊。

    “老板,中尾怎么出?”

    “老板,中尾有多少?货在哪里?”

    “老板,后腿肉什么价位?”

    “……”

    张浩明在这个群里混了好几年,深知有些人看似问价,其实就是来打听行情的,顺便抱着捡漏的心态。

    对于这些人,不要抱有太高的期望。

    很有可能你觉得人家是真心要货,聊着聊着人就消失了,亦或者是给你提无理的要求,让你自己不耐烦,放弃合作。

    把产品图片一一发送给问价的人,然后又把王泉标准的价格发了上去,最后说道:“货在临沂,仅限今天。”

    问价的人看到价格,变得更加积极,都以为自己遇到漏了,这位老板的报价,比市场价低了不少啊!

    “老板,我就是鲁省的,我要十吨后腿肉,今天晚上能不能发货?”

    “老板,中尾我要五吨,加微信聊吧!”

    “老板,你还有没有其他产品?”

    ……

    吃饭的时候,陈福林有些不对劲儿,几次看向王泉,欲言又止。王泉注意到了他的异常表现,疑惑道:“你老是看我干啥?有啥话直说。”

    其他人也是看向陈福林,陈福林犹豫一会儿,放下碗筷问道:“王哥,这几天明明在涨价,你今天却急着把货出了,是不是有啥消息啊?”

    刚开始听到价位便宜,陈福林脑子就热了,这一会儿脑子终于冷静下来了,咋想都感觉不对劲儿。

    王泉对客户确实不错,但也不会把自己该得的利润让给客户,生意人始终是生意人。明明涨势稳定,他却突然出货,看架势,这是要把库存清空。这就让陈福林忍不住疑神疑鬼了,别人都说王泉的眼光独到,东北囤货的时候他跟着呢,囤货的价位他也清楚,对比现在的行情,已经很好的证明了王泉的判断力。

    眼光精准的他,选择这个时候出货,是不是意味着,要降价了?

    “我能有啥消息?现在这种行情大家有目共睹,三汇今天也在出货,不一样没有把价格打下去?反而又进一步提升了。”

    说着,王泉又是笑了笑道:“明天把货拉回去,趁着行情好,赶紧卖。咱们这边场子越来越多,鲜品数量也足够用,没必要跟别人一样,把产品当成宝贝,囤着不卖。”

    如果不是看他家在山城的渠道确实比较厉害,这番话,打死王泉也不能说。言尽于此,听不听得懂,就看他自己了。

    陈福林看着王泉,心里不停的琢磨,却没有想出什么东西,暗自叹了一声,决定把王泉的话转述给自家老汉,看他能不能领会到王泉的真实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