鹏欣配资慎言牛市

  • 时间:
  • 浏览:17

  少时在一份杂志看到一则故事鹏欣配资,说是一个山村学校,只有一个老师;山上有座小庙,只有一个和尚。老师每鹏欣配资天上山找和尚喝酒,临走叫学生背圆周率,背到小数点后鹏欣配资21位。总有一些愚钝的会背错,这样老师就天天上山去喝酒。

  一日,一聪明学生终于想出一办法,将它编成一首诗:“山巅一寺一壶酒,尔乐苦煞吾;把酒吃,酒杀尔;杀不死,乐尔乐”,使全体同学都背了出来。

  这故事在老地质队员中流传甚广。野外考察,一些重要矿头、地质点需精确定位,方便下次来找,他们要记住更多小数点后数字,以备需要。

  今天讲的内容和圆周率有关。

  剑桥大学的地球科学家汉斯·亨利克观察了世上几乎所有河流后发现:从河的源头到入海口,它的实际长度和直线距离之比,接近圆周率的值,流经的地形越平缓,比值越相近。爱因斯坦把这称之“有序和紊乱相争的结果”,而我更喜欢看作是有序和混沌的和谐相处。

  “股市如古老的河,川流不息”。股市的运动曲线是否也跟河流一样?

  先看两组数据。

  第一组:325点至1510点,涨1185点;从325点到1500点,包括上涨与下跌,总共7组月线分形波段,以各波段的最高、最低日收盘计,7组波段的累计长度3701点,等于1185点的3.12倍。

  第二组:1025点至2245点,涨1220点;从1025点到2245点,总共11组月线分形,累计长度3825点,等于直线长度的3.13倍。

  很有意思,是吧?

  但正如波普尔所说,任何理论与命题都是可证伪的。这里有两个疑点:为什么直线长度用上下影线段,实际长度用收盘线算?为什么把325点至1510点归到一起,难道325点至1052点、1051点至512点、512点至1510点不是两个上升波段夹一个调整波段吗?还有,2245点行情明明是从1047点开始的,为什么要从前面的1025点算起?

  一个可成立的假设就是:为了让命题成立,让结果更接近圆周率的值,我们做了某种程度的拟合。

  其实,任何命题都要一个拟合过程,拟合的目的就是发现该自然规律的真正存在方式、表现方式,在这基础上建立起更好的规则,使规则与实际存在相符。关键是拟合的理由是否充分、合理,拟合后建立的规则,是否通用。

  用收盘价来计算累计长度很好解释:上下影线所指的价位和收盘总有一些差距,一个波段的差距不大,几个波段累加就大了,所以,凡涉及波段累加的我都会用收盘价,包括上周介绍的能量守恒,从一开始介绍的就是用收盘价来计算下跌波段的累计长度。

  起点问题也好解释:形态只是一个波浪理论概念,在考察河流实际长度和直线长度时,波浪形态是有意义的,需要参考的,但不是绝对的。最重要的是源头概念——价格起点,这个起点有时会和波浪形态一致,如2245点至998点。但有时则不一致,像1510点调整,形态上,到1999年5月1047点结束,但这只是形态端点,它的价格端点则是1997年9月的1025点。当形态端点和价格端点不一致时,我们优先考虑价格端点,以价格端点为源头。

  大自然有的是诡计来隐藏它的有序性,股市也是。刚开始考察这个命题时,我也曾囿于波浪形态,对某些波段感到困惑:为什么它们的实际长度和直线长度之比会大大低于圆周率的值,比如1558点至325点、512点至1510点。直到再次想起两句话:河流流经的地形越平缓,它们的比值越接近圆周率的值;有序和紊乱相争结果,才想到应跳开波浪形态的窠臼,把前后走势连起来看。

  如鹏欣配资此,就有了“补偿”与“平衡”这两个概念。如果说,曲折的趋势类似河流在平缓的大地上运行,那么,陡直的趋势就是河流在高山峡谷间穿行。比如,1558点至325点就类似河流在高山峡谷间穿行,受两岸地形挟制,非常陡直,其结果就是从1536点到333点,两个波段的累计长度只有1691点,为它直线长度的1.37倍。这样,325点至1052点,涨7周,727点;1033点至516点,跌66周,累计长度1947点,就有着落了——它是对1558点至325点过于陡直的一种补偿。经过补偿,使曲线长度和直线长度之比,达到2.95倍。

  再进一步,333点至1033点至516点,不仅补偿了1558点至325点的陡直,它同时为512点至1510点的直线型上涨做了铺垫。由于325点低于512点,把325点作为1510点行情的河流也就可以成立了。

  一段上下大幅震荡走势,起了一个双向平衡——补偿作用。股市走势,曲折与陡直相交,简单和复杂相错,两段相对陡直的走势中往往夹着一段分外曲折的走势,其内部的鹏欣配资机理大抵在此。因此,河流定律,与其说是一种走势预测模型,不如说是一个框架性模型。它揭开了股市走势从曲折到简单,从简单到曲折的奥秘,并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判断临界点的参数。

  这种双向补偿——平衡机制也体现在6124点至5178点中。6124点至1664点,直线型下跌,其后就有3478点至1849点的极为曲折的调整,这是由C浪的曲折补偿了A浪陡直。因为有了3478点至1849点的曲折,所以又有了5178点行情的陡直,这是价格端点平衡了形态端点。经过这种双向平衡——补偿机制,使6092点至1950点的曲线长度等于其直线长度的2.9倍,使1706点至5166点的曲线长度等于它直线长度的3.43倍。5178点行情走到4500点后,我几次用“杠杆+波动=炸药”来提示风险,其中的考量因素之一就是,以3.14×2-2.9=3.38,来测算以1664点为源头的曲线长度和直线长度之比,到4500点后,就已进入临界点,接下来就是何时爆炸的问题。

  5178点至2638点,“高江急峡雷霆斗,翠木苍藤日月昏”,曲线长度只有直线长度的1.56倍,稍稍超过1558点至325点的调整。由于此前并没有一个曲折调整做铺垫,5178点本身就构成了价格源头,因此,后面有一段长时间曲折整理来做补偿,是必然的。

  在今年春节前《胜算》一文中,我将2638点定位于“经过长时间震荡整理成为本次调整底部”的点位。这一判断其实是综合考量了三个模型:一是上面介绍的;二是上周讲的能量守恒定律——5178点是一个大浪级调整,而到2638点,只完成了一个中浪级的能量归零,需要有一些反复,会有一些变数;三是趋势循环量比——毫无疑问,这个模型表明下跌能量的释放已经完成。综合三个框架性模型,2638点是一个经过长时间震荡整理,成为本次调整的底部,就成了最合适、也是唯一可选的判断。至于期间的涨涨跌跌,就是交易和操作上的事了。

关键词阅读:慎言牛市